将军娇妻猛如虎

藕花

首页 >> 将军娇妻猛如虎 >> 将军娇妻猛如虎最新章节(目录)
大家在看 喜上眉头 慕南枝 俏汉宠农妻:这个娘子好辣 天才仙师:至尊大小姐 帝尊又撩我了:娇后,好火辣! 天家农女:撩倒冷魅战神 诛砂 司茶皇后 红杏泄春光 九全十美
将军娇妻猛如虎 藕花 - 将军娇妻猛如虎全文阅读 - 将军娇妻猛如虎txt下载 - 将军娇妻猛如虎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[]

第653章 番外 鹊登枝(十四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要说白秋月素来是个灵透人,看事见人,都分外透亮。

可有时吧,这事情要是落到自己头,反倒让人迷糊。正是应了那句老话,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。

最近萧越不时打发人送个瓜,几棵菜,叫人过来嘘寒问暖,今儿还特意送了盆碗莲,反倒让白秋月费解了。

坐定细捋捋,最近也啥大事啊?

女儿定了亲,这是好事。皇上都亲自下旨赐婚了,也不会更改。

那他是要干嘛?

白秋月思来想去,第一反应是不是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,才让人家突然对她好了起来?

但这显然不可能。

虽然她这个端王妃没啥实权,但皇室宗亲该有的待遇,还是不缺的。

她自己也打小就注重保养,定时看太医,请安问诊,早晚蹓弯活动,能吃能睡,没病没痛。不会这么背,得了病自己不知道,反而让萧越先知道了。

那是萧越得了不治之症?

白秋月越想越觉得有这可能!

要说萧越这一生,也是够悲催的。

打小没爹没娘,后来还曾经动过野心,想要登上大位。最终以失败告终不说,还葬送了两个幼小庶子的性命。自己一个人愁云惨淡的道观里蹲了这么十几年,就是个好人只怕也要抑郁出毛病了。

他肯定是有了啥大毛病,所以才突然对自己好了起来。

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不是么?

白秋月这么一想,便觉得他这古怪言行,都说得通了。

心中暗自唏嘘,嘴上便拐弯抹角,也打听起萧越的饮食起居了。

萧越浑不知自己在他美丽端庄的王妃心中,已经贴上命不久矣的标签。还以为白秋月对他的示好,已经接收到了了呢,只觉信心大增,也越发殷勤起来。

直到尉迟钊来了。

一眼就瞧出准岳父在干嘛的同时,他第二眼便也发觉准岳母的不对劲了。

两人虽然说的都是示好的话,但显然不是一种意思嘛。

简单来说,套句最俗气的话,就是落花有意逐流水,流水无情恋落花呀。

好惨一岳父。

不过看岳父似乎还挺高兴,好心的尉迟钊还是决定暂时不戳破他的美梦了。

他怕戳破之后,准岳父恼羞成怒,把他给怪上了。

便只说了家里要办个画展之事,请他们一家先去瞧瞧。

萧越原还嫌这准女婿不怎么懂事。

他从前可有个种田皇子的名头,白秋月又是乡下养大,请他们夫妻去看画,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显然是想约他女儿吗?

萧越心头不快,便端起老丈人的架子,教训起来,“虽说你们亲事已经订下,但该避嫌还是得避嫌——”

“但这样难得的机会,还是去看看吧。”

白秋月却是眼前一亮,很是高兴,“那明山书铺,我可是久闻大名,只又不是读书人,也没好意思过去瞧瞧来着。那旁边就是隆福寺对吧,不如全家顺便去上个香,把舅母和好姐儿都带去,也尝尝那儿的好素斋。”

王妃生活养尊处优,却也处处受限。

尤其白秋月如今还是个丈夫长年不在家的王妃,难得有机会出门。

那明山书铺在京城极有名气,她早想去看看了。

还有冯舅母,自把话说开之后,她也多次请辞,不好再麻烦白秋月,表示要回老家了。

叶落归根,老人家有这心思并不意外。

只白秋月心中另有盘算,也没急着让她走。这些天只让满心内疚,自觉说了大话,却无法好生安置好姐儿的和嘉,带着冯舅母好姐儿一起去逛街听戏,各种玩乐去了。

今儿她们娘仨都不在家,便又是出去逛了。

只是逛了这些天,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。正好全家去看个画儿,再去隆福寺上个香,让冯舅母再歇两日,也该送人回乡了。

顺便把萧越带去,也正好借着佛寺,劝劝他看开生死无常。

重点,有病就得治!

可别藏着掖着,一个劲儿的在她跟前来示好了。

瞧着忒累了些。

脑补着萧越躲在无人处,咳血凄惨的诸般模样,白秋月越发同情的道,“王爷虽是修道之人,也陪我们去庙里走走吧。到底是护国神寺呢,若有一时不顺,或是什么心愿,兴许对您更灵验些?再不济,只当陪我们娘儿几个吃顿素斋也好。”

丈母娘既有兴致,尉迟钊是万万要成全的。

连忙道,“那小侄这就去安排一下,先打扫个清静院子,到时也方便歇脚。只安王府就在明山书铺隔壁,离隆福寺也近。若去了不去请个安也不太好,但若是不方便带着舅祖母她们前去,那小侄就陪王爷过去请个安就是。”

这事想得很周到。

萧越如今出家修行,可以少些礼数,也无人会怪,但端王妃与女儿还得在京城过日子。

安王两口子都是厚道人,也与世无争,平素多有来往,辈分又高,应该要去拜访的。但好姐儿这般聋哑人,确实不太适合带出去作客,起码不好让她这么刻意的去见人。

如果萧越不去,那白秋月就得亲自去一趟。她要过去了,不带女儿又不太好。若带了女儿,难道得把冯舅母祖孙扔下么?就更不好看了。

所以尉迟钊这么一说,萧越是甭管乐不乐意,都不好推辞了。

他心里本就愿意陪母女俩去的。

可被尉迟钊说的,又觉得有三分不爽,便从鼻子里轻哼一声,算是答应了。

管他怎么答应的,答应了就好。

尉迟钊素来小孩有大量,也不计较了。

横竖这傲娇模样,就跟他爹口是心非时,一模一样。

都见怪不怪了。

故此,他便赶紧的去忙活开来了。

只是萧越忽地发现,自己似乎对他的王妃,并不太了解啊。

她不是乡下长大的么?居然也喜欢看画?

看这架式,平素表现得贞静老实的她,似乎还挺喜欢出门蹓跶?

这一日,挑了个黄道吉日,这是许观海许大探花亲自看黄历订下的。又准备齐全了他想要的画厅侍卫那些,才算是第一次将宁州书馆开馆图,正式亮相。

许惜颜看离启程还有几日,打算亲自来凑个热闹,叫尉迟圭一起来,尉迟圭却又不来,说是有事。

成天忙什么呢?

直教许惜颜都差点生出“悔叫夫婿觅封侯”的感慨。

等到了明山书铺,许惜颜也多年没来过了,却见早已贴出告示,说东主有喜,暂歇业三日。许惜颜觉得有些小题大做,不过是办个画展,怎么还值得歇业三日?

朱宝来却道,“有这般名画,还不算天大喜事?只怕我这小庙,容不下大佛。回头展出不了几日,门槛都得给人踏破。”

不至于吧?

许惜颜将信将疑。

却不想展出没多久,真真应验了朱宝来的话。

门槛真的被踏破了!

就算紧急包了铁皮,也顶不住汹涌的人潮。

那些且是后话,朱宝来现在便引着人进来,一路介绍。

许惜颜这才发现,多年不见,父亲大人爱讲究的毛病,可是变本加厉,深入骨髓了。

许观海嘴上说的是要布置一个展厅,但实则从进入明山书铺大门起,就开始吹毛求疵。

这个花木不搭配,那个假山盆景放置得不对。从屋角的铃铛,到地上鹅卵石铺的形状,墙上挂的书画,桌上配的茶碗,统统都给挑剔了一遍。

许惜颜觉得,这也太难为人了吧?

偏偏朱宝来兴高采烈,对许大探花的敬仰,那是犹如滔滔江水,连绵不绝。

“……难得驸马爷肯屈尊前来指点,有他这么一收拾,我这书铺可是象样多了。连伙计们都说,就咱们这些没读书的粗人,瞧着都觉好。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就只觉得透着股读书人的味道。回头再开门,保管更受欢迎呢。”

这倒是。

许大探花虽龟毛了些,但品味却是第一流的好。

经他收拾过的明山书铺,虽然小小巧巧,却处处透着书香雅韵,还有些淡淡的明山秀水的味道在流转,十分的切合店铺名字。

至于摆画的展厅,没有设置在当中的大厅,那地方是留给人讨论的。到时看了画,肯定有很多人想要找同道讨论,各抒已见。

布置画的展厅,就设在东边一所小花厅里。

左门近,右门出。当中是一条直直的宽敞过道,简洁明快。如果人多时,也便于疏通人群。

前面是一道简洁古朴的雕花围栏,两个高大威武的侍卫已经站在围栏里里了。长得还都挺平头正脸,高矮胖瘦也适中。

这倒不是许观海的安排,是尉迟钊。

他太了解一手带大自己的外祖父了,所以按身高长相将人分班,连身上衣裳都是新订做的,就为了配合画展。

嗯,这还是亲戚间的内展,才安排两名侍卫。等到外展人多时,每一班会有四个侍卫,杜绝一切风险。

不然有些狂生看得兴起,非要冲上来怎么办?

而大厅靠墙专门订制的长案几上,桌面侧倾,正好面向观众展示画作。用宫中近乎透明的蝉翼纱笼罩起,放置着元瓒老爷子的宁州书馆开馆图。

画前已经已经加了许观海呕心沥血,几乎施展出生平功力书写的题跋。

字迹飘逸潇洒,文章朴实简约,配得起这副名画。

屋子没有开太多窗户,却在画的四周,摆着两只巨大木架,不是挂着乐器,而是数枚打磨得光可鉴人的铜镜,恰到好处的将光线均匀的铺散在画的周围。

既可以让人看清画作,却又不会让阳光直射,损伤到画。

最巧妙的,是将许惜颜最不愿意让人看到的自己,略微掩饰了一番。

让她脸上的光线黯淡,看不真切。这样一来,升平公主就不再是画上最醒目的存在。虽然所有看到的人,都无法忽略她的容光,但更让大家注意的,却是整张画的布局与意境了。

许惜颜不能更满意了,赞这镜子的主意想得极妙。

朱宝来笑道,“这是令弟的主意。为此,还跟令尊争了好几回。后非找到我,摆上一试,果然极好。这些镜子俱是活动的,上午下午,摆放会有所不同。阴天晴天,又有不同。我们还预备了些上好的蜡烛,若是光线不足时,点上一二根,就又不同了。且光线柔和,似乎更好看些。”

那是,灯下看美人嘛。

许惜颜自觉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
布置得这么好,已经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。

只是要观画的人呢?

今儿可是尉迟钊早早说了,要请他岳父一家子来看画,所以专门把时间给他空出来了。

才想着,忽听一阵嘈杂急切的脚步声响起,外头还有伙计惊呼。

“少,少爷,您,您怎么来了?”

哪个少爷?

许惜颜也纳闷呢,她家阿钊一般都称世子,有时也称大公子,并不叫少爷啊。

竹帘一挑,一个灰头土脸的年轻人闯了进来,进来就带着哭腔说,“爹,我知道错了,不要把我卖了。我去住咱家的小房子不行么?干嘛要卖了我呀?呜呜呜……”

这都什么跟什么呀?

许惜颜一头雾水。

朱宝来却是惊了,“你你你,你这小子怎么又跑回来了?”

来的这人,正是朱宝来的儿子,朱铭恩。

可是在许惜颜回京数日前,这小子已经被夫妻两个哄出了门,送到女婿介绍的酒楼那儿去了。

他们怕朱铭恩闹腾,说的是叫他出去跟人逛逛。

因怕儿子不听话,还特意跟人家说,要是朱铭恩闹腾,就说家里把他卖了,好让他死心呆在那里干活,等到三年期满,再告诉他实情好了。

却不想这小子怎么跑回来了?

还刚好冲撞到了许惜颜跟前。

眼下还来不及细问,身后又是一阵喧哗。

“你什么人呀,就往这里闯?”

“你这个疯子!这是我家妹子,跟你没关系!”

“这是我家妹子!报官,快来人呀,我要报官!”

“小爷我就是官!你想找事是不是?”

这不是尉迟钊的声音么?

许惜颜一听可站不住了,也没空问朱宝来父子的情况,赶紧出来看个究竟。

而屋里的朱宝来听见窗外男人的声音,那是他老板,可凶可凶啦。

说他要是不好好听话干活,就要把他吊在屋梁上,拿小皮鞭蘸盐水抽。

他可不就吓得跑了么?

这会子真哭出了眼泪,死死抓着朱宝来不放,“爹呀,你别把我卖出去。总之我以后听话不行么?你别卖我呀?你你你,你卖了我,家里可连个传宗接代的人都没有了。还是说,你跟我娘,又要生小弟弟了?”

小弟弟你个头!

朱宝来恨恨的打了儿子一记,发现甩不脱他,只得拖拖拽拽的往外赶。

可朱铭恩害怕啊。

他不想走,一只胳膊拽着他爹,一只胳膊扒拉着门框,“我不走,我不出去。你一出去你就又要把我给卖了,爹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哪?”

“嫌老子狠心,撒手找你娘去!”

“我不去!呜呜呜,娘和姐姐是一伙儿的,她们更凶。老天爷呀,怎么也没个人给我作主啊?太爷如今不在了,外祖母也不在,我怎么这么苦的命啊?”

他还苦命?

朱宝来差点给儿子气死。

偏偏这死孩子正值年轻力壮,还挺大力气,一时挣脱不开,真是急出他满脑门的汗。

且不提父子俩在这里拉扯,那边许惜颜一出去就见着一场混乱。

一个三十来岁,商人模样的高大男子,穿着身赭色圆领袍子,料子倒是不错,腰间还挂着块美玉,衬得眉目端正,挺温厚的一个人。正跟老母鸡一般,护着个娇小柔弱的女孩。

许惜颜记性极好。

瞬间想起来了,这不是她回京时,和嘉带在身边的那个亲戚小姑娘?

可那被护着的女孩此时光知道哭,也说不出话来。但看那架式,却是想要冲开这男人的保护,到对面和嘉身边去的。

而这高大男子浑然不知,还企图以一挡十,力敌万军的架式,跟尉迟钊,和嘉及一干下人对峙着。

许惜颜出来的时候,尉迟钊正跟那人呛声,“你放不放人?你再不放人,小爷可不客气了!”

那商人比他更大声,“你尽管放马来呀!天子脚下,不信还有你这种无法无天的狂徒!你敢碰我妹子一下,我就跟你拼了!快来人呀,报官,快报官!”

尉迟钊也火了,“你这人明明没道理,偏还倒打一耙。来人呀,给我将他拿下!”

下人们正摩拳擦掌要帮忙呢,忽地一道绯红身影站了出来。

“都给我住手!”

是许惜颜。

她平素极少发火,这冷着脸一发话,顿时把双方人马都给镇住了。

那赭衣男子,上下打量她这番通身气度风华,顿时施礼,“请夫人作个明证。这青天白日的,竟要强抢民女呢!”

“谁强抢良女了?”

尉迟钊急得直叫屈,许惜颜却狠狠瞪了儿子一眼,转头看向男子,“你说他强抢民女?那这民女姓甚名谁?何方人氏?你且说来听听。”

赭衣男子一下哑巴了。

和嘉这才有机会开口,“说不出来了是不是?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。你才是不知哪儿冒出来的狂徒,想要当街强抢民女呢,快把我表妹放了!”

喜欢将军娇妻猛如虎请大家收藏:(m.ts108.com)将军娇妻猛如虎天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永安调 剑仙在此 植祖 农家小寡妇 炖枣记 校花之最强高手 网游之三国王者 百草记年 首席御医 星辰变后传 升迁之路 头号嫌疑人 你无法预料的分手,我都能给你送上 别闹,姐在种田 重生之超级公子 华娱之纵横 最佳导演 无敌大佬要出世 终极传承 泪妾
经典收藏 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 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 清穿四爷娇宠到底 一梦清情 嫡宠四小姐 金枝御叶 有座香粉宅 鬼王的魔妃 妃常农女 宠妻如令 千金记 衣冠何渡 瓜田李夏 洛阳锦 似锦 王爷归来:妃你不可 农家女之空间有田 第一宠后 代嫁弃妃 穿成康熙嫡长孙
最近更新 帝台春 锦绣妆娘 藏珠 榴绽朱门 权倾盛世 毒医皇后 王爷:罪婢来讨债 天!夫君是个大反派 答应升职记(清穿) 咸鱼锦鲤的败家日常 龙图案卷集·续 盛世狂妃:傻女惊华 王的女人谁敢动 锦娘妙匠 娇不可攀 酒名千愁醉 大唐验尸官 凤凰错:替嫁弃妃 美味仙姬 我的家园[综武侠]
将军娇妻猛如虎 藕花 - 将军娇妻猛如虎txt下载 - 将军娇妻猛如虎最新章节 - 将军娇妻猛如虎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